钱积惠:推核电自主技术的极端分子

2018-6-26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位于成都市一环路南三段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有两座办公大楼,一红一白,被奇怪地拼接在了一起。走进红色大楼的正门,七拐八拐,才能到达钱积惠位于白色大楼的办公室。     做了10年国际原子能副总干事后,如今又坐在出国前坐过...

    位于成都市一环路南三段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有两座办公大楼,一红一白,被奇怪地拼接在了一起。走进红色大楼的正门,七拐八拐,才能到达钱积惠位于白色大楼的办公室。

    做了10年国际原子能副总干事后,如今又坐在出国前坐过的椅子上。在西洋游历一番的钱积惠却被冠以中国核电工业界的“极端分子”称谓。这个头衔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自己都记不清楚的某次会议上,一位领导称他是核电技术“反对引进派”的代表。

    在业内看来,发生在钱积惠身上的这种变化,似乎从他2002年底从维也纳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位置上离任回国后就越来越明显了。

    钱积惠回国后,并没有留在北京安享晚年,而是回到了他从1968年就开始扎根的四川,担任被誉为“中国核动力摇篮”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的名誉院长。此后,他每有机会必大声呼吁中国要自主发展核电工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连续四届在全国“两会”上,呼吁中国要加速推进核电产业发展,走自主发展的技术道路,不能成为外国的打工者。

    “我不是极端分子。”抽着不含烟碱的“如烟”的钱积惠略显激动,“我只不过是想在有生之年尽自己绵薄之力推动中国核电自主发展。我对中国核电有很深的情结。”

    在最近一次国防科工委办公厅一位副主任到核动力院调研的座谈会上,钱积惠连续发言两个多小时,痛切中国核电自主创新的艰难。钱积惠言辞恳切,深深打动了这位官员,决定成立专门的课题,就核动力院的发展和核电自主创新进行深入研究。

    上书总理

    2002年底,虽然巴拉迪一再挽留钱积惠继续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留任,但钱最终坚持卸任回国。到2002年底,他在该机构任期已经10年半,成为该机构任期时间最长的副总干事之一。

    回国后,在一些政协委员的推荐和帮助下,钱积惠成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而2002年初,2866号文件下发,在经历了多年核电被“适度”限制发展后,中国核电界开始欢呼“中国核电春天来临”。

    仔细研究2866号文件,钱意识到,中国能源部门和政府决策部门终于认识到核电在国家能源电力结构调整和优化中的战略地位。

    随后,钱积惠参加了2003年的全国“两会”。由于刚刚回国不久,这次会议他没有提交正式提案。但参加完十几天的会议后,他深感责任的重要,遂萌生给中央领导写信直抒己见的想法。“2866号文件虽然出台,也确定了中国核电工业要走自主发展的道路,但核电界对发展技术路线问题依然争论激烈,决策层也一时难以拿定主意。”钱积惠注意到,就在这次“两会”前的一次国务院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特别指出,要把中国核电发展走什么路这个问题搞清楚,技术路线一步也不能走错。

    “两会”即将结束的2003年3月15日晚上,钱积惠在宾馆连夜给温家宝写信。凌晨两点,最后一个字写完,洋洋洒洒几千字。

    3月16日,温家宝出任新一届国务院总理。钱积惠当天把信递了上去。钱积惠在信中向温家宝陈述,虽然有关领导力主坚持自主发展核电路线,但还是有一种不相信中国自主开发核电能力的偏见弥漫在核电战略讨论的决策层中。

    信中说:几年来的讨论,仍停留在对国外几家现有核电供应商的产品的比较和评定上,争论选哪家作为我们的“驱动项目”,走所谓引进、消化,然后国产化的道路,战略会开成了评标选标的预备订货会。

    “这一思路我看是偏离了国家历代领导人对核电事业必须坚持自力更生,在以我为主的前提下中外合作的方针。其根本原因是不了解或不相信我国自主开发和自主设计的能力。”钱积惠坦言。他在信中建议;“中国核电必须加速发展,中国必须而且也有能力自主发展核电。”

    信发出去后,钱积惠回到成都等待回音。但“两会”后不久,SARS开始肆虐。在SARS期间,钱积惠接到总理办公室电话,告知总理已经看到钱积惠的信,很重视,但总理现在太忙,过一段时间会找钱积惠面谈。

    大约半年后,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找到钱积惠,要他到北京面谈。在曾培炎的办公室,副总理告诉他,给总理的信已经转到了他这里,总理要他和钱积惠谈。

    钱积惠记得很清楚,他那天直言不讳地对兼任国务院核电小组组长的副总理说,SARS是急性病,中央果断决策,战胜了疫情;而中国核电得的是慢性病,几十年我们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在两个多小时的谈话中,曾培炎副总理认真听取了钱积惠意见,并就有些问题做了解释。

    深山里的核

    山越来越高,崖越来越陡。从成都市沿上个世纪修建的一条专用公路,坐汽车颠簸大约半天,才能到达中国核动力院基地。该院反应堆运行与应用研究所就设在这中国西南深山里。

    1980年,中国在此自主设计建造了高通量堆。该堆总设计功率125兆瓦,中国因此成为继美国和前苏联后世界上第三个拥有同类堆型的国家,直到现在也是亚洲最大的实验堆。钱积惠称,高通量堆是一个国家自主发展核电的必备和最基础的实验平台,其功能为基础研究和对多种核动力、燃料原件进行考验。

    “高通量堆是继核潜艇后中国核电自主创新的第二个里程碑。”钱积惠说。

    整个高通量堆被一座大楼所包围。四楼主控室里,几位年轻的技术人员正在紧张地盯着各种显示记录仪表。三楼,通过8层的含铅防辐射玻璃窗,几名穿白色防辐射服的工人在巨大的反应堆安全壳顶部检修设备和零部件。

    1989年,高通量堆第一次对外国代表团开放。当时正担任中国核动力院院长的钱积惠亲自接待了来访者。当西方人看到山沟里有这么大的反应堆时,很是惊讶。但接着他们问钱积惠:有这么好的研究条件,你们为什么不自己搞核电站呢?

    钱积惠无言以对。事后,钱积惠认为,外国人问得有道理,但外国人不清楚,在整个1980年代,当中国核电事业艰难前行的时候,中国核动力院处于最困难的时期。

    钱积惠回忆,在高通量堆建成后,国家对核动力院再无大的研发投入,而国家在核电站建设上也没有明确规划和目标,民用核电站建设少有项目,全院5000多人窝在“三线”没有“饭”吃。

    “最困难的时候,我形容我们老院长像个叫花子,北上吉林,东到上海,南到海南岛,西到西藏,拄着拐棍“讨饭吃”,全国都跑遍了,领着一批专家去求人家,找项目。风尘仆仆,跑了好几年。”钱积惠记忆颇深,“当时大家在山沟里,拿着仅有的一点工资,但热情还是很高,我们当时上上下下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要搞核电’。”

    1987年,钱积惠开始担任中国核动力院院长。形势越来越艰难。他刚当院长的头两年,面临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人才流失,每年都要有200多名技术骨干从山沟里跳到待遇和条件更好的单位。

    虽然此时国务院决定把核动力院列入三线调整计划,部分科技力量迁进成都市,但钱积惠注意到,国家规划计划部门并没有认识到自主发展核动力的重要性:“‘八五’计划里只有建设核电站工程项目,而没有建立核动力研究基地的地位。”

    钱积惠坐不住了,如果这样下去,多年培养起来的核动力自主技术力量用不了几年就走光了。

    1991年5月2日,刚刚从韩国考察核电回国后,大受刺激的钱积惠上书江泽民。他在信中直言国家对核动力基础研究的忽视以及核动力研究基地所面临的困境,并呼吁,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核大国,作为一个已经拥有核潜艇并还要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军用舰船核动力的国家,理应也有能力走自主发展核电的道路。他写到:“而核电追求国产化目标,更重要的是还要有自主设计和自主发展的能力,这种能力是要靠一定的投入形成的,关键是要建设好研究开发基地。”

    当年6月15日,江泽民在钱积惠的信上批示:今后我们还是要自己搞核电,设备不能老是买下去,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基础,所提意见是有道理的,望在可能的范围内支持一下核动力骨干实验装置的建设。

    此后,当时的国家计委批准对核动力院投资1.8亿元,在成都建设一批军民核动力骨干实验装置。这一项目被称为“615”工程,核动力院终于拥有了国内唯一完整的核动力研发试验基地。

    在核动力院反应堆试验研究所,18台套复杂的试验装置分布在巨大的厂房里,这些巨大的设备涵盖了几乎所有反应堆工程试验研究:AC600非能动余热排出系统试验装置、氟里昂热工装置、大型热工试验装置、反应堆水力模拟试验装置、6m×6m地震模拟试验台……有些装置据称世界仅有。

    同时,依托“615”工程,核动力院也实现了主要技术力量从山沟迁入成都市的计划,稳定了研发队伍。

    “这一工程,奠定了为新时期军民两用核动力提供工程规模研究、开发和实验验证并进行自主设计反应堆系统的坚实基础。”钱积惠自豪地说。这一基地为后来的秦山二期核电站压水堆的自主设计和建造,以及后来的一系列核潜艇工程项目的自主开发,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引进不是打工

    一直以来,钱积惠认为,中国具备核电工业自主研发的能力,秦山二期工程已经走出了一条自主发展的道路,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中国核电技术完全可以实现跨越。但在钱积惠回国不到一年的时间,形势逆转,秦山模式的自主道路几乎被彻底抛弃,有关部门转而强调要整体引进国外先进设计和技术,通过消化吸收提高国产化率,并实现国产化标准的百万千瓦核电站的批量建设。

    “回国时我已经没什么雄心壮志了,本来是想回来养老的。”钱积惠说,但当他注意到中国核电发展技术路线的180度转变,他坐不住了,开始大声疾呼中国核电要坚持自主发展。

    2003年5月9日,在上书温家宝总理不到两个月,钱积惠又致信国家发改委主管能源的副主任张国宝称:关于我国核电发展战略的讨论,从总体上已偏离了我国自主发展的基本方针,“我们是在‘引进技术,实现国产’的方向上讨论问题。自主设计不等于学会人家的版本后自己设计画图”。

    在信中,钱积惠表达了他对国家主管部门改变2866号文件确定的核电自主发展技术路线的意外,和对中国已具备的核电自主设计和开发能力及取得的成绩缺少客观公正评价的不理解。

    他建议,“应该加强对我国自己的研发基地和科研开发项目的投入,以期我国在今后的核电发展中能走上自主发展的道路。”

    除了给中央高层写信,钱积惠只能利用自己政协委员的身份在每次“两会”期间发出自己的声音。2004年3月9日“两会”期间,他在全国政协科技科协联组会上发言,呼吁要真正按照中央、国务院早就制定的“以我为主,中外合作”核电发展方针,深入研究世界核电发展的技术路线和趋势,客观分析和评价我国发展核电的技术基础和潜力。

    2004年的“两会”后,钱积惠提出了自己的一个折中方案:国家在一面准备对国外三代技术进行招标谈判的同时,也要给中国自主技术一个机会,正式启动国产百万千瓦级核电站项目,按照正式立项的程序,加速完成设计,选择厂址,纳入计划与引进国外电站平行进行。

    2005年“两会”上,钱积惠再次重提在国际招标的同时要给中国自主技术机会的建设性建议。他认为,开工建设自主的百万千瓦核电站,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中国在国际招标中的谈判筹码。

    “我还是相信,依靠自己还是最踏实的。”钱积惠在发言中主张,“就是要引进,最终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来搞。”

    2006年“两会”期间,钱积惠一如既往地呼吁国家应加快启动国产百万千瓦级核电站项目,不要等国际招标失败了再回头。

    “中国最有可能实现技术跨越的就是核动力。中国是具有完整的核工业体系的核大国。已经具备了从研发到设计建造并运行百万级压水堆的能力。”钱积惠不明白,既然中国提出了积极发展核电的方针,为什么推动自主技术却异常艰难。

    “我并不一概反对引进。我反对的是整体引进,我们要自己做主,一步步通过自己发展,局部引进,为我所用引进,来实现技术赶超。”针对业内对他“影响招标”的批评,钱积惠辩驳说,“在一个产业刚刚大踏步发展的时候,我强调不要单纯追求所谓先进性。只要是安全合格的,就应该大批量搞成熟&frac1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

伊秀女性网 国内最专业的女性时尚品牌网络平台 服务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伊秀女性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