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 让传统中国人第一次“开眼看世界”

2018-7-4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原标题:这本书 让传统中国人第一次“开眼看世界”   这本书 让传统中国人第一次“开眼看世界”   林则徐虎门销烟   林则徐   《四洲志》   英国马戈尔尼使节团驶离虎门的情景   讲到近代中国...
原标题:这本书 让传统中国人第一次“开眼看世界”

  这本书 让传统中国人第一次“开眼看世界”

  林则徐虎门销烟

  林则徐

  《四洲志》

  英国马戈尔尼使节团驶离虎门的情景

  讲到近代中国人开眼看世界,就不能不讲到林则徐和魏源,不能不讲《海国图志》。关于这一点,刚刚结束了高考的学子们应该感触最深,这是历史必考的考点。

  《海国图志》的底本其实就是林则徐在广东编辑的《四洲志》——这部不过9万字的小书却是中国第一部较详细介绍西方各国历史地理的著作。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它是《海国图志》的底本

  1839年(道光十九年)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身份赴广州,在严禁鸦片的同时积极探求域外大势,派人收辑、翻译外文资料,以备参考。《世界地理大全》是英国人慕瑞所著,1836年伦敦出版。林氏组织幕僚将此书全文译出,并采加润色而成。译作简述亚洲、欧洲、非洲、美洲4大洲30多国的地理、历史、政情,是当时中国第一部较系统的世界地理志。

  书称“四洲”,沿用的是佛经中的概念,一是东胜神洲,二是南赡部洲,三是西牛贺洲,四是北俱卢洲。这“四大部洲”,读过《西游记》的人都不会陌生。林则徐用它们代指中国之外的世界。

  很多时候人们会把《四洲志》和《海国图志》搞混。其实《海国图志》是魏源受林则徐嘱托而编著的一部世界地理历史知识的综合性图书。它以《四洲志》为基础,将当时搜集到的其他文献书刊资料和魏源自撰的很多篇论文进行扩编,初刻于道光二十二年,为五十卷的巨著。编著耗时多年,为魏源一生功业心血所系。其丰富性远在《四洲志》之上,但《四洲志》有开创之功。《海国图志》在清末的中国并未引起相应的重视,反而阴差阳错传入日本,对后来的日本维新派造成极大影响,不免令人一声叹息。

  近人将林则徐称为中国开眼看世界之第一人。也有人说,他开了眼,但并未能看清当时的世界。这样说当然也有道理,比如他对英军打绑腿行动不便,不利于格斗的判断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错误。他对侵华英军装备、士气、战术、个人能力等方面的判断错漏也很多。但这都不能掩盖他勇于开眼,勇于直面世界的勇气。他令当时中国的精英在传统的“天下”观之外,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世界的视角,有了前所未有的新的格局和框架。他的衣钵传人左宗棠,上承经时济世的传统,下握国门洞开的大势,安西陲,定北疆,其眼光与思路与林氏思想深有相通之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四洲志》这本有开创意义的小书力量却很大。

  发现了一个未知的新世界

  鸦片战争前的中国,国人“徒知侈张中华,未睹寰瀛之大”,也就是说对于中国之外的世界既无所知,也不关心。林则徐在很大程度上也一样。可是,他抵达广州禁烟之后,“日日使人刺探西事,翻译西书,又购其新闻纸”,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外国情况,很快就感觉到原来在自己的所知之外还有一个浩荡的新世界。

  在当时的中国,能令传统精英中最杰出的人物在短时间内发生思想巨变的,恐怕除了广州不作第二地想。原因何在?这里自古便是外贸重港、交通要地,在中国传统大陆文明、农耕文化之外,有着海洋文明、水文化的植入。即使在明清海禁的时期,本地人通过纵横交错的水道与海洋的联络也从未中断。对于本地人来说,“番邦异域”并非书面上佶屈聱牙的名词,而是日复一日与之交往的人,船来船往装上卸下的货,记入记出的账本上的钱额。这里有最早的外语翻译、最早的英汉字典,还有最早的外贸服务机构和管理体制,那些令林则徐大开眼界的“不对称”信息是他们吃饭穿衣一般的日常生活。所以,所需要的是一个人,来把这一切日常的、感性的、碎片的东西整合、梳理、提炼而已。

  林则徐编译《四洲志》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抵御英国人的侵略。所以他特别注意各国的军事力量和国家的兴衰富强及其根源。鸦片战争后担任过驻华公使、香港总督兼总司令的德庇时曾说:“凡是教会出版的小册子、中国时事月报、商业性论文、有关英美等国的叙述,以及地理和西洋船炮制造资料,林则徐都加以选择,或删节、或摘要译出。”英国海军上尉宾汉也证实,林则徐在虎门时曾“指挥他的幕僚、随员和许多聪明的人,搜集英国的情报,将英方商业政策、各部门详情,特别是他所执行的政策可能的后果,如何赔偿鸦片所有者的损失,都一一记录”。

  不得不说林则徐确实是当时出类拔萃的人物。他能够摒弃传统的华夷观念,采用实用主义态度,并用全新的方法来研究西方,是思想裂变的一大步。我们可以推想,他大量搜集西方知识的最初目的应该也是基于大战前搞清楚双方家底的需要,属于军事准备的情报搜集层面。但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注意到了这些“新知识”对于中国当时面临新的国际形势时所具有的重大价值。他编纂《四洲志》就是为了让更多人能睁开双眼观察世界,做好应对挑战的准备。

  很可惜,他的期望落空了。传统中国人的普遍觉醒还有待更远、更多的刺激。

  书里有“现代”大国 也有“部落式”土著

  1834年,慕瑞的《地理大全》在英国印行了第1版。经过增补,从1837年起改在美国出版。此后十多年中,差不多每年印行一次。依学者萧致治的看法,林则徐编译依据的很可能是1837年或1838年印行本。慕瑞的原著长达1500页,而林则徐编译的《四洲志》不及原著的十五分之一,对原著的内容作了大量的精简,并改正了当中许多明显的谬误。

  萧致治指出,从近年发现的林则徐留下的札记资料《洋事杂录》看,除了亚、非、欧、美四大洲外,他已知道还有一个荒无人烟的南极洲(因系墨瓦腊最早发现,当时称墨瓦腊泥加洲) 。由于杳无人烟无所记述。另外,英国人虽在几十年前已经发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并移民于此,但当时人们还不承认这是一大洲,而且资料欠缺。因此《四洲志》只限于四大洲。它基本上是以地区和国家为单位逐一介绍。每个国家或地区的内容,大体包括自然地理、历史沿革、政治制度、军事情况、财政经济、对外关系、文化宗教、民情风俗、行政区划、土特产品等。

  那时的美国、法国、瑞士、英国等已实行和现今差不多的制度。林则徐对这些国家的制度一一作了介绍,对美国的制度叙述特详,不但叙述了其三权分立、互相制约的情况,而且对当时已存在的26 个州的政治制度也逐一作了叙述。记录俄国;“其管辖外部之官则分数等,不问辖地之广狭,税收之厚薄,而以所隶奴仆之多寡为小大。其奴仆最多有12.5万者。官俱武职。其国之奴仆浮于兵额。在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官之奴仆有635.3万人,民之奴仆有975.7万人。1820年(嘉庆二十五年) ,拒敌佛兰西时,止兵9万,加以镇守两都鲁机之兵,亦不满15万。即并各处炮台防守兵、护卫兵数之,亦不足30万。”数据相当详细。

  书中还记录下大量的小国,比如非洲的部落式国家达数十个。当时还有不少人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如美国中西部的土著印第安人、非洲北部阿特腊斯山的土著居民、西非根峨的土番、东非的阿迈司尼国牧人等,书中也一一有所记录。这些信息,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是非常新奇的。

  从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林则徐的日常札记中,有每年12个月的英语读音,数目字1~12的英语读音,以及一些外国人印盖上的一些英文字的英语读音。年近60的林则徐还在努力学习外语,可见他对域外世界的重视,对新知识的重视。凝聚着他心血的《四洲志》正是中国人开眼看世界的开创之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

伊秀女性网 国内最专业的女性时尚品牌网络平台 服务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伊秀女性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